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光陰深處的老木箱

                          甘孜日報    2022年12月01日

                          ◎芷默

                          一直鐘情于舊物,總覺得舊物里蘊藏著時光的體溫,流淌著暖煦的古香。搬新家后,許多東西送了人,唯獨舍不得送出一只五十年代的紅漆木箱。

                          這是奶奶留給我的箱子。通身棗紅,許多漆已經剝落,如同經歷風吹雨打、日月錘磨的化石,在時光深處沉睡了千年,安靜又端然。鐵鎖已經銹蝕斑駁,仿佛只要用力扯兩下,就會如秋天的枯葉般脫落。你能夠想象得出來,在無人的光陰里,木箱一寸寸老去,每一分,每一秒,從未止息。

                          箱面上有幾條曲線或圓圈劃痕,是我小時頑皮用鉛筆刀劃下的痕跡。右側還有一個“文”字,是他名字的末尾。刻痕深如山川溝壑,是一場刻骨銘心的愛戀。彼時,我和他的學校隔著一個城市的距離,但那樣的距離仿佛是相隔一個太平洋。思念泛濫成疾時,我便倚著木箱,用刻刀深深地刻下他的名字,將心事全盤交托于木箱。

                          木箱里的東西也隨著主人的更改而變換。起初里面裝了奶奶的嫁妝大紅棉被、銀鐲子、項鏈等。爺爺去世得早,奶奶便把木箱子放在床頭邊,作為對爺爺思念的寄存。每次關燈睡覺前,奶奶總要打開木箱,摩挲里面的鐲子被子,目光杳遠,似要穿透時光。過了好一會,才悠悠地合上箱子,熄滅煤油燈,安靜地躺在黑暗里,無聲無息地睡去。

                          后來奶奶將它送給我,放在我房間的柜子上,用來裝紀念冊、信件、朋友互送的手鏈和談戀愛時他送的戒指。

                          每次打開木箱,翻出里面的物件,都像是拉開記憶的拉鏈,過往的歡欣惆悵、酸甜苦辣……猶如電影慢鏡頭般,一幀幀在眼前放映。指尖撫過青蔥往事,眼底有浪潮涌起。

                          木箱已經老了,老成一個皮膚松弛、斑點星布的爺爺,抱著雙膝坐在庭前,目光渾濁,看門前車水馬龍,多少事如白云蒼狗。他細褶的眼角紋里裝滿了舊年的故事。老人固守著恬淡的時光,兀自孤寂,兀自享受流年清歡。

                          世事本如此啊,一刻不停地老去。人們妄想青春永駐、愛情葆鮮,殊不知,轉身的剎那,容顏已蒼蒼,物是人已非。然而,不必過于悲傷,失去,何嘗不是另外一種收獲?

                          青春遠去了,成熟與智慧開始追隨你穩重的身影;飛蛾撲火的熱戀消散了,一種深沉廣闊的愛又在心底悄然升起。

                          正如這個老木箱,早已沒有了當初奶奶婚嫁時的氣派和受人矚目,而在歲月的洗禮和熏陶下,它變得更為穩重,更為端莊,多了一些溫度,少了一些硬冷,多了古舊的馨香,少了銳利的輕狂。因著它,整個房間都飄蕩著舊時光渺渺的暗香。

                          盡管街市上兜售有各種各樣收納盒,材質從塑料到帆布到牛仔布,輕便簡單,可我總覺得它們有一種曲意逢迎的討好。我還是更喜歡舊時代的木箱,笨重,木訥,渾然樸素地靜在角落里,固守著傳統,像一位深居簡出的隱者,安靜地埋首于時光深處,與溫潤流年耳鬢廝磨,舉手投足間嘩啦啦掉落一大串故事。

                          從前的老木箱,沒有巧言令色,沒有浮華奢美,溫潤如玉,最貼人心,你會不自主地被它吸引,一步步靠近。每靠近一寸,就看得見時光遺留的蹤影。此時,萬物都退為背景,唯有黃昏的陽光透過木質窗欞,溫柔而甜蜜地流瀉在木箱上。


                        1. 上一篇:一把檀木梳
                        2. 下一篇:情系元甲大石

                        3. 本文地址: http://www.nocawma.org/html/wh/kcwh/85322.html
                        4. 64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