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劉姥姥的收獲

                          甘孜日報    2022年12月02日

                          ◎魏鵬

                          “劉姥姥進了大觀園——眼花繚亂。”這是一句嘲笑劉姥姥的歇后語。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時,也是眼花繚亂的。王熙鳳的自鳴鐘一響,就把她嚇得一愣一愣的。盡管如此,她還是從王熙鳳那里得了二十兩銀子。

                          二進榮國府時,她帶進的是棗子、倭瓜和野菜,回去時卻帶了半炕東西。平兒一一的拿與她瞧著,說道:“這是昨日你要的青紗一匹,奶奶另外送你一個實地子月白紗作里子。這是兩個繭綢,作襖兒裙子都好。這包袱里是兩匹綢子,年下做件衣裳穿。這是一盒子各樣內造點心,也有你吃過的,也有你沒吃過的,拿去擺碟子請客,比你們買的強些。這兩條口袋是你昨日裝瓜果子來的,如今這一個里頭裝了兩斗御田粳米,熬粥是難得的,這一條里頭是園子里果子和各樣干果子。這一包是八兩銀子。這都是我們奶奶的。這兩包每包里頭五十兩,共是一百兩,是太太給的叫你拿去或者作個小本買賣,或者置幾畝地,以后再別求親靠友的。”說著又悄悄笑道:“這兩件襖兒和兩條裙子,還有四塊包頭,一包絨線,可是我送姥姥的。衣裳雖是舊的,我也沒大狠穿,你要棄嫌我就不敢說了。”平兒說一樣劉姥姥就念一句佛,已經念了幾千聲佛了,又見平兒也送她這些東西,又如此謙遜,忙念佛道:“姑娘說那里話?這樣好東西我還棄嫌!我便有銀子也沒處去買這樣的呢。只是我怪臊的,收了又不好,不收又辜負了姑娘的心。”這一回,劉姥姥是滿載而歸啊!

                          這物質上的收獲是有目共睹的,至于精神上的收獲卻很少有人提起,仿佛劉姥姥進了大觀園,只是充當了賈府主子們取笑玩弄的對象。

                          在“史太君兩宴大觀園”中,劉姥姥一句:“老劉,老劉,食量大似牛,吃一個老母豬不抬頭。”就引爆出賈府上上下下的哄堂大笑:史湘云撐不住,一口飯都噴了出來;林黛玉笑岔了氣,伏著桌子噯喲;寶玉早滾到賈母懷里,賈母笑得摟著寶玉叫“心肝”;王夫人笑的用手指著鳳姐兒,只說不出話來;薛姨媽也撐不住,口里茶噴了探春一裙子;探春手里的飯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離了座位,拉著她奶母叫揉一揉腸子。地下的無一個不彎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著笑去的;也有忍著笑上來替她姊妹換衣裳的;獨有鳳姐鴛鴦二人撐著;還只管讓劉姥姥。面對賈府眾多貴族演員給劉姥姥上演的這出好戲,我想,劉姥姥一定是看在眼里,笑在心里的。用今天的話說,這不就是劉姥姥的精神收獲嗎?

                          劉姥姥真的如此好笑嗎?好笑也許真的如此好笑,但我只是想說,劉姥姥在逗他們玩呢!他們在笑劉姥姥的同時,同樣給劉姥姥帶來了從沒有過的精神享受。只不過劉姥姥沒有賈府主子們那樣俗氣和淺薄,人家劉姥姥是看在眼里,笑在心里而已。

                          寫到這里,我又想起了現代詩人卞之琳。卞之琳認為,人與人之間、物與物之間,不論自覺與不自覺都可能發生這樣或那樣的關系。人是社會關系的總和,是不可能孤立絕緣的。當詩人想到世間人物、事物的息息相關,相互依存、相互作用時,曾寫下一首叫《斷章》的短詩: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

                          看風景人在樓上看你。

                          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

                          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人(“你”)可以看風景,也可能自覺、不自覺點綴了風景;人(“你”)可以見明月裝飾了自己的窗子,也可能自覺、不自覺成了別人夢境的裝飾。是的,主子們在嘲笑劉姥姥的時候,他們那多姿多彩的笑聲也讓劉姥姥享受不盡。每每讀到這首《斷章》,我也會想起劉姥姥的精神收獲,并以為劉姥姥的精神收獲,與哪些嘲笑她的人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


                        1. 上一篇:情系元甲大石
                        2. 下一篇:打開中外經典名著閱讀之門

                        3. 本文地址: http://www.nocawma.org/html/wh/kcwh/85343.html
                        4. 64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