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打開中外經典名著閱讀之門

                          甘孜日報    2022年12月02日

                          ——王曉陽與他的讀書隨筆集《邂逅經典:我與17部中外名著》

                          ◎張登軍

                          人物檔案

                          王曉陽,重慶墊江人,現居綿陽,畢業于西南師范大學(現西南大學)漢語言文學系。從事媒體工作30多年,曾任綿陽日報社總編輯,兼任四川省報紙副刊研究會副會長、綿陽市社科聯副主席、綿陽師范學院客座教授。長期專注于新聞、文學與文化,酷愛讀書與寫作,先后發表各類作品300余萬字,作品入選多個文學與新聞選本,有70多件作品獲省級新聞獎及全國報紙副刊作品獎,出版《如是我文》《<論語>讀記》等多部文學及學術專著。

                          近日,綿陽資深媒體人王曉陽的讀書隨筆集《邂逅經典:我與17部中外名著》(以下簡稱《邂逅經典》)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在這部27萬字的評論專著中,他以自己的閱讀體驗和新穎的讀評文本,對17部中外經典名著進行了深度而輕松的解讀。

                          從1980年上大學起,王曉陽開始真正接觸、閱讀外國文學名著,第一本讀的就是夏洛蒂·勃朗特的《簡·愛》。在四十多年時間里,他利用業余時間先后閱讀了大量中外經典名著,在閱讀中他習慣于做批注、寫札記。從2012年初開始,他精選自己讀過的中外名著,整理寫下的批注、札記,并就作品的作者、主題、人物、寫作手法及其他人的評論進行深入探討,融入自己的閱讀經歷和見解,歷時10年,先后三易其稿,最終完成《邂逅經典》這部專著。

                          與中外名著的對話

                          熟悉王曉陽的人都知道,長期從事媒體工作的他,業余時間最大的愛好就是閱讀,在大量的閱讀積淀下,工作之余,他開始嘗試文學寫作、文學評論和學術研究。

                          談及閱讀,王曉陽坦言,那些印在紙上的優美文字及其中的深刻內涵,對他有著一種“天生的魔力”,一見就想讀,“就像有些人見到美酒想喝,見到美景想看一樣”。

                          隨便打開一本王曉陽閱讀過的書籍,我們就會發現,他的閱讀并非單純地一翻而過,看到感興趣的文字、認為最重要的內容或有疑惑的地方,他會劃線、批注,寫下讀書札記。對認可的好書特別是外國名著,他會買回不同的版本,在閱讀中比較,在比較中閱讀。

                          閱讀之后,王曉陽并不會就此放下那些書籍,他還會對它們進行重讀,有的會進行深入思考,有的會嘗試以自己的方式去評論。2021年出版的《<論語>讀記》就是閱讀先秦典籍的成果之一,這次嘗試評論的對象是那些中外名著。

                          中外名著浩如煙海,怎樣確定讀評寫作的范圍?作為一名挑剔的閱讀者,王曉陽以時間的檢驗、專家的評價和自己的認知為基礎,評判讀過的中外名著,最終選擇了17部自己讀過的、被世人公認的中外超一流作家的超一流作品作為讀評對象。

                          2012年初,王曉陽動筆整理批注、札記。作為曾任綿陽日報社總編輯的他,編務工作一直非常繁忙。他說:“創作的時間,都是工作之外擠出來的,把8小時以外、雙休日的大部分時間都用上。”整理那些讀書筆記的過程,相當于再次閱讀名著本身,這個過程更像是一次又一次與名著的深度對話,也讓他對曾經閱讀過的文本又有新的感悟,讀評的內容也就變得更加豐滿。

                          《邂逅經典》的初稿在2012年11月整理完成,但他總覺得不滿意,不成熟。擱置6年后,他對這些名著又有了新的認識,又斷斷續續進行了兩次大的修改和補充,包括對小說的重新選擇和閱讀。

                          名著閱讀的導讀本

                          《邂逅經典》分上、下兩篇,上篇“讀外國經典”收錄13部外國作家名著的讀評文章,下篇“讀中國經典”收錄4部中國作家作品的讀評文章。

                          在這部專著中,王曉陽并非是對名著進行簡單的閱讀心得的記錄,而是以精煉、輕松的語言,對名著的作者、主題、人物、寫作手法等進行深入研讀,還適時提出讀評者的思考與觀點,體現出閱讀的深度和廣度。

                          對初識名著的讀者而言,閱讀《邂逅經典》中的這些評價文章,可以對那些中外名著“窺一斑而知全豹”,此書堪稱那些中外名著輕松閱讀的“導讀本”。

                          《邂逅經典》中涉及的中外名著,大部分的體量都在幾十萬、上百萬字。在移動閱讀、電子閱讀日益普及的當下,人們有時會質疑:還有多少人在讀、愿意讀那些“大部頭”的紙質書?即使是人們熟悉的中國四大古典名著《紅樓夢》《三國演義》《西游記》《水滸傳》,除了研究者和資格的書迷外,又有多少人真正完整地讀過?

                          王曉陽也思考這些質疑,但他認為,在信息多元和碎片化閱讀時代,人們或許更需要靜下心來進行深度閱讀,在一部部經典名著中去感受文字所營造的生活意象與社會形態,而這是在快餐式的電子閱讀中所難以體會到的。因此,《邂逅經典》的出版,或許可以對閱讀這些名著的讀者起到導讀的作用,對那些沒有閱讀或沒有時間閱讀這些名著的讀者,提供些許幫助,這也正是他出版這部作品的目的。

                          名著讀評的學術探索

                          作為一部中外名著的讀評文集,《邂逅經典》具有明顯的探索性質和學術性質,主要表現在體驗式閱讀、深度閱讀、對比閱讀等三個方面。

                          體驗式閱讀。17篇讀評文稿的開篇,王曉陽以輕松的筆調介紹自己對所涉名著的最初印象、版本情況、名家的評價,講述購買時的時間及購買經歷,也介紹自己的閱讀經歷。有時還會穿插一些有關作者及名著的典故或軼事,比如,在讀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中,引述了引發馬爾克斯寫作的事件、《百年孤獨》的完成過程及郵寄書稿的經歷,這些有趣的細節大大增強了文章的可讀性。對于外國名著,作者還會介紹翻譯者的情況及不同的譯文版本。

                          深度閱讀。每一篇讀評文章中,王曉陽都會在介紹相關背景的基礎上,深度分析人物特點,解析作品主題與寫作手法。比如,讀《堂吉訶德》時,他從小說故事的背景與人物性格及作品主題入手,探討作家塞萬提斯“是在嘲笑騎士精神還是在歌頌騎士精神”;讀《安娜·卡列尼娜》時,他特別探討了扉頁題詞“申冤在我,我必報應”的真正涵義;讀《傲慢與偏見》時,他深入分析作品表達的婚戀價值觀,也對作品的幽默與諷刺風格進行深入淺出的剖析;讀《卡拉馬佐夫兄弟》時,他對“人性善與惡”和“上帝是否存在”的主題進行了重點探析……

                          對比閱讀。王曉陽在寫作中,注重對不同作品所表現的人物、主題、社會生活、寫作手法等進行比較性探討。有對同一作家不同作品的對比,比如,對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與他的《霍亂時期的愛情》《族長的秋天》之間的對比;有對不同作家之間的對比,比如,對托爾斯泰與陀斯妥耶夫斯基之間的對比,對馬爾克斯與中國作家之間的比對,等等。

                          全面、深度、輕松的讀評方式,可以讓那些中外名著特別是那些晦澀難懂的名著更容易讀懂,讓更多的讀者由此喜歡閱讀而不是拒絕那些影響至今的中外名著,這或許就是《邂逅經典》的價值所在。



                        1. 上一篇:劉姥姥的收獲
                        2. 下一篇:魁多名片

                        3. 本文地址: http://www.nocawma.org/html/wh/kcwh/85344.html
                        4. 64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