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那山那茶

                          甘孜日報    2022年12月02日

                          采茶。 高秀清 攝

                          茶花開。 高秀清 攝

                          ◎王朝書

                          一則征文啟事,勾起了我多年前的記憶。

                          具體時間,已記不清了,州里組織作家、記者到縣上采訪,報道基層干部。我也在被抽派人員之列。要去的有九龍、道孚、爐霍等縣。

                          九龍縣,是我和搭檔出發的第一縣。那也是我第一次到九龍。

                          魁多鎮,我們到縣上后第二天就去了。那時,正是初秋。核桃、玉米,都已成熟。下車后,看著那里的大山和滿山的玉米棒子,我驚住了。那里的山,和我曾經見過的大山完全不同。那里的山,是直插云端的,是氣勢逼人的。那樣的山上,按理,是貧瘠的。然而,那里溫潤的氣候,又造就了另一番景象。玉米、花椒、核桃,一層層從山腳長到了山頂。當地人依照地勢,開辟出梯田。梯田間點綴著,石板的房屋。石板,是就地取材。當地,石頭多。且有奇石。里伍銅礦,就在魁多。那時,我很驚嘆當地人的智慧,能用簡易的材料建造出,任憑山風激蕩,兀自巋然不動的房屋。

                          那幾天,在當地干部的陪同下,我和搭檔在魁多鎮的山上,爬上爬下。看到那些過去從未見過的造型奇特的大山,我不由想著,那里真是拍武俠片的好地方,或者做旅游,也是極好的。搭檔,是州委組織部的工作人員,他對我們說,那里的山,和張家界的很相像,將來開發了,一定可以聞名全國的。

                          那次,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們從里伍銅礦出發時,看到的一座拔地而起的山峰。那時,為準點完成任務,我和搭檔到魁多鎮后,夜晚就被安排在了里伍銅礦住宿,沒有返回縣城。第一次在九龍的大山里留宿,我竟感到很好,晚上,星星就在頭上,似乎手可摘星辰。且,運氣好了,可以看到對面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發射衛星,看衛星在火箭的熊熊燃燒助推下進入太空。環顧四周,那里的山,雖然高,雖然陡,可人的心胸一點也不會變得狹窄了,反而,是遼闊的,是向無垠天空伸展的。那時,我驚奇,那樣的環境,真是少有。過去,遼闊,是面向大海或草原,才會有的,而如今,竟在大山里獲得了。

                          第二天,早早地,我們就開始了工作。因為要采訪的是基層村干部,所以,只能走路,在大山中穿行。幸好,出發時,我穿的是運動鞋。走起路來,不算艱難。具體的方向,已記不得了。只記得,走出不遠,一座遺世獨立的山峰,就矗立在我們的面前。那時,太陽的光線還不太強烈。明媚的光照在山峰上,為山峰鍍上一層金色的光暈。看到那山,我不由驚嘆,真像是仙山。藏在深山的它,如果被人所知,一定會驚艷世人的。

                          那些天,我一路都在驚嘆中。大山、石板房,臘肉燉雞,一次次地沖擊著我。而最令我驚訝的,還是那里的古茶樹了。

                          茶葉,和鹽,在古代都是被朝廷嚴格把控的。未到九龍前,我的印象里,雪域高原是沒有茶葉的,所以才有了茶馬互市,才有了茶馬古道。多少背夫,在茶馬古道上,灑下汗水。為了一口飯吃,也為了高原上的人們有茶喝。瀘定,就有長長的背夫路。那路上,拐杵窩一個又一個。茶,對雪域高原上的人們來說,是珍貴的。“請喝一杯茶”,是高規格的待客禮儀。

                          那天,當地干部竟帶我們去看一戶人家的古茶樹。我倍感不可思議,再三確認。得到肯定答案后,不由詢問,那茶樹的來歷。那是本不該出現在那里的。茶樹怎么來的,沒有人能說得清。不過,能肯定的一點是,當年,將茶樹帶到那里的人,是一位勇士。敢于冒殺頭的風險。

                          茶樹,在魁多生根發芽,茁壯成長了。從此,茶葉界有了一個奇跡。全球最高海拔的茶。通常,茶樹在海拔低,雨水豐潤的地方生長。沒想到,在海拔2000多米的地方,也長起了茶樹。那也許,是上天對雪域高原上人們的賜福。當茶樹在魁多繁衍開時,朝廷也只有認下這個事實。從此,高原上的人們,有了除俄色外的,又一種茶。

                          后來,我了解到,舊時,高原上,并非沒有茶的。只是,那茶不像雅安、福建、廣西等地的茶葉,而叫俄色茶。那茶,也能解油膩,降血壓等。不過,高原上人們大量的茶葉,依然需要茶馬互市來滿足。

                          一晃,距離那次到魁多鎮,近10年過去了。隱約地,從朋友那里,聽到消息,魁多,被作為九龍縣上的旅游景點,重點打造。而當年,驚艷了我的山峰,也進入了世人的眼中。那山峰上,俠客衣袂飄飄。而山下的渡口,也再次泛起了小舟,訴說著當年茶馬古道上的纏綿悱惻。當然,茶樹,不再只是單家獨戶的種了。而是集約化種植了。

                          在政府的用心之下,如今,道路也不再是當年的山路了。寬敞的路面,可以歡迎八方來客。而山上也修建了游泳池、原生態的民宿。聽著朋友介紹,我能體會到游客們,住宿山上時,摘星辰,看雪山會是多么地愜意。

                          魁多帶給我的驚喜,不斷。前幾天,在一則征文啟事上,我竟看到這樣的文字:九龍天鄉茶連續8年斬獲茶博會盲評金獎。這,又一次地刷新了我的認知。沒想到,魁多人民竟將茶葉做到如此地步了,竟沖出了大山。這讓我不由回想起了曾經的經歷,想起了記憶中的那山、那茶,不由得感嘆:

                          一片茶葉說傳奇,云上天鄉真仙境!



                        1. 上一篇:?歲月深處的幽香
                        2. 下一篇:沒有了

                        3. 本文地址: http://www.nocawma.org/html/wh/kcwh/85352.html
                        4. 64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