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巴人文 >> 瀏覽文章

                          阿普的拐杖

                          甘孜日報    2022年12月02日

                          ◎馬成云

                          十三歲的懵懂記憶,那該是一個人童年最美好的回憶,你卻用苦澀的語言講述了你與一個破落院子的獨處嚀喃。寄居在別人的家里,沒有自由,沒有溫暖,沒有朋友,一日一餐一個土豆。所以你渴望著長大,渴望幸福,在漆黑的荒野中盼望著黎明的曙光。終于,你學會了用竹子編制一個家,用鋤頭開墾一個夢,用挺拔的身軀筑起了對子孫后代的保護墻。

                          在某年的一個深秋,那天清晨的風很涼。我剛進中學讀書放假回來,走到家門外院壩時,看見一個留著短發,身穿黑色外套,背著黑色雙肩包的蹣跚身影就映入我的眼簾,他就是我的阿普。阿普殘疾的雙腿僅僅只能算作是一個支點,完全靠腋下的雙拐支撐著向前緩慢地挪動。我不由得走得很近,看到阿普艱難的挪動一步,我的心就跟著緊張一下,擔心阿普一個不小心就摔倒了。心里便升起想去攙扶他的沖動,卻又怕自己突兀的舉動會讓他無所適從,因為,當時我不大了解阿普,也許,阿普需要被尊重,而不是兒孫的憐憫。

                          好幾次,我看到阿普雙手攀住門框,似乎把全身的力氣都集中在手臂上,讓自己的身體懸過那道不算太高的門檻,再拿起靠在旁邊的拐杖。每一次,他都會在小門邊“站”一會兒,喘著粗氣,然后緩緩地挪向旁邊的一處臺階,坐在上面休息。有一次,我實在忍不住停下來問阿普:“需要我幫忙嗎?”阿普臉上劃過一絲羞慚,輕聲對我說:“謝謝,不用了,我的孫兒……”

                          每次回憶到阿普步履維艱的背影,就想起幾年前,我曾去康定培訓時,看見溜溜城也有一個用雙拐行走的年青男子。現在,我依然能憶起他燦爛溫婉的笑容,那笑容像一縷撒在向日葵花盤上的陽光。那時,他的身上透著生意人的精明,有著一雙睿智的眼睛。他總是坐在柜臺里面,一動不愛動的樣子,指使前來買東西的顧客自取貨物,哪怕是要買的東西放在頂層的貨架上。有一回,我去買東西的時候終于忍不住抱怨:“你怎么這么懶散?就沒見過像你這樣做生意的,都不幫著拿一下!”他的微笑就僵在了臉上,眼睛里飄過一絲讓人不易察覺的哀傷,但他什么都沒說。

                          不久后的一天,我經過雜貨店,看到他正坐在門口曬太陽,椅子的旁邊,靠著兩根木頭拐杖。陽光穿過門口那棟高大的藏式樓房,斜斜地打在他因為肌肉萎縮而顯得有些空蕩蕩的褲腳上。我驚呆了,內疚和自責一起從心里鉆出來,卻沒有勇氣走上前去,跟他說一聲對不起……

                          兩個禮拜后,我培訓結束,離開了康定城。之后再來到康定,路過這家雜貨店,我卻再也沒有見過他。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十多年,不知他如今是否安好?或許他早已不記得那個出言不遜的男孩,但這件事一直擱在我心里,鞭策著自己要謹言慎行。

                          慢慢地,阿普老了便走到另一個世界。我記得你在床邊放著一根竹做的拐杖,我從沒有看見你用過,但你從不讓我們去觸碰它,像是害怕觸及到一個傷口似的。你極力去隱藏,卻終究還是無法逃避時光給予的傷痛。火塘邊的故事,你還沒有講完,火光還是那么溫暖;你牧羊過的山坡,如今依舊鳥語花香,只是換了羊群;你熟悉的山谷,依舊回蕩著吆喝聲,只是換了牧羊人。

                          后來我明白了,原來家門口的那條河流是你,當我觸摸浪花時,你都會來到夢里,慈祥又溫暖;坡上的那片竹林也是你,當它生機盎然時,你也就會重獲新生,欣慰又不舍;藍天白云下的牧場花草仍然是你,芳香撲鼻時,我就聞到了你,熟悉又懷念。所以能看見得牧羊人,我就能看得見你。日夜思念的阿普,如果你聽到了清脆的法鈴聲,就跟著經書上的指引,朝著圣地孜孜普霧走去,那里可以結伴牧羊人,也可以講故事……

                          生活的面貌本身就是跌跌撞撞的,愿每一個人都能在溫暖從容的人世間,找到屬于自己的那根拐杖,支撐起理想的前方。


                        1. 上一篇:詩詠康定八景
                        2. 下一篇:一個古老而神秘的部落

                        3. 本文地址: http://www.nocawma.org/html/wh/xkbrw/85348.html
                        4. 64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