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巴人文 >> 瀏覽文章

                          大渡河畔

                          甘孜日報    2022年12月02日

                          ◎賀先棗 鄧明前 倪英

                          飛奪瀘定橋

                          紅四團三個戰斗營控制了瀘定橋西岸后,一邊做奪橋準備,一邊等候團主力的到來。據時任紅四團黨總支書記羅華生將軍回憶,“在王開湘團長、楊成武政委的主持下,召開了團干部會,觀察了兩岸地形,配備了火力,部署了砍竹扎竹排準備佯攻,牽制敵人并分散敵注意力,紅軍奪橋,火力至關重要。楊成武有過一個容易被人忽視的說明,那就是在5月29日召開的全體團干部會上決定:“由曾慶林(時任紅四團三營營長)指揮全團百余挺輕、重機槍,掩護奪橋和鋪橋行動”。因為團里重武器中午前沒到,下午才到。這是下午才發起奪橋攻擊戰斗的原因。

                          此外,紅軍還有另一項任務:征集門板、鋪板,床板,準備當橋板鋪。這個“征集”是要付銅板的。河西街沒征集夠,在沙壩農戶中征集,群眾很配合,完成得相當順利。

                          下午四時,總攻開始。紅四團的部署是:“黃團長與我手握短槍,站在橋頭指揮戰斗。用兩個主力營組成嚴密的火力網掩護,防止兩側增援之敵,其余的分成三個梯隊,正面突擊,以二十二個突擊隊員為先鋒,全團數十名司號員組成司號隊同時吹響沖鋒號時,我方所有的武器一齊射向對岸敵火力,一片喊殺聲猶如驚濤裂岸,山搖地動。

                          這時,二十二名經過精選的突擊隊員,包括從三連抽調來的支部書記劉金山、劉梓華……他們手持沖鋒槍、背插馬刀、腰纏十來顆手榴彈,在隊長廖大珠同志的率領下,如飛箭離弦,冒著對岸射來的槍彈,扶著欄桿鐵鏈,踩著搖晃的鐵索,向敵人沖去。

                          神炮手趙章成組織迫擊炮火,消滅敵炮兵陣地火力點,曾慶林組織百挺機槍火力掩護壓住敵火力,打得敵人抬不起頭。緊緊跟在突擊隊后面的三連長王友才,率領三連組成的一梯隊,背著槍,腋下夾著木板,一手抓著鐵索鏈,邊爬,邊鋪橋板,邊沖鋒。突擊隊加快了前進速度,我們的突擊隊員爬完最后一節鐵索,幾乎就要接近敵人的橋頭了,突然,東橋亭燃起熊熊烈火,火光沖天。

                          這時,楊成武振臂高呼:“同志們,這是勝利的最后關頭,拿出你們的勇敢精神,沖過去!”黃開湘團長揮著手里的短槍,高聲喊道:“同志們,沖過去!”廖大珠一躍而起,帶頭沖進火海。他頭上帽子著火,背上衣服著火,然而,他不顧一切地向火里撲去。又一個突擊隊員沖過去了,這是個從貴州入伍的苗族小戰士。又一個、兩個、三個……他們把手榴彈扔向敵群,隨著“哐、哐!”的爆炸聲一個個躥起火舌,揮舞著閃光的馬刀,殺向敵人,“同志們沖呀!”

                          楊成武從橋頭一躍而起,帶著三連在22勇士后面一邊鋪橋板,一邊向橋沖去。在三連后面,黃開湘團長帶著第二梯隊,就像潮水般地涌上了橋頭。此時從鐵鏈上攀過去的十幾個勇士已沖進城里,與敵人作殊死搏斗。就在突擊隊眼看支持不住時,楊成武帶著三連趕到了。一陣沖殺,把敵人的反撲壓下去。不一會兒,團長率領的后續部隊也投入了戰斗。激烈的巷戰,打了整整兩個小時,我們終于殲敵大半,余下的散兵游勇紛紛向城北逃竄。

                          當滔滔的大渡河水映著初升的一輪明月時,我們占領了瀘定城。清點人數,突擊隊二十二名英雄,當時犧牲四人。黃、楊把奪取瀘定橋勝利消息報告給扎營十二里以外的一軍團部。5月30日,紅五軍團和林彪率領的一軍團主力趕到瀘定橋。接著,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和中央機關、軍委機關同志也到了。紅四團在橋頭列隊歡迎,毛澤東對紅四團等熱情的贊揚,毛主席說:“我們英勇的紅四團和紅一師的同志們,已經完成了一項光榮、偉大的任務,奪下了瀘定橋,為紅軍渡過大渡河開辟了道路。”又說:“我們的紅軍真是無堅不摧,所向披靡,有這樣的紅軍戰士,我們還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難?”

                          最有資格盤點大渡河戰役的,是那些親身經歷這場戰役的紅軍將士們。多年以后,紅四團政委楊成武說:“大渡河戰役,單從戰役的指揮來說,我認為我們的確走了幾步關鍵性的險棋,我們都走勝了。單就軍團范圍來說,這次勝利是幾支部隊自覺的互相在戰術上密切配合,執行統一戰役計劃取得的結果。如果沒有五團去吸引敵人對安順場的注意力,一團在安順場能否奪得那條小船渡河成功,還是一個疑問。如果不是一師渡江,與二師四團夾江而上,飛奪瀘定橋是否能夠那樣及時得手,也很難預。固然四團動作神速,勇猛確有獨到之處。如果我們當時奪不到瀘定橋,我軍又是一個怎樣的處境?那就很難設想,總之,當時棋勢雖險,我們終于取得成功。確實來之不易,但也絕非偶然。我們和國民黨的斗爭,常常是棋高一著,出敵意外。這是因為我們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工農紅軍,有著敵人根本不能和我們比的政治素質和以劣勝優的機動靈活的戰術素養。”


                        1. 上一篇:一個古老而神秘的部落
                        2. 下一篇:洗衣

                        3. 本文地址: http://www.nocawma.org/html/wh/xkbrw/85350.html
                        4. 64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