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新聞 >> 各縣動態 >> 瀏覽文章

                          消失的山間蘭花

                          甘孜日報    2022年12月01日

                          ◎王朝書

                          我最初發現村里的蘭草,是在1987年的冬天。

                          那年,我十歲。上山放牛。寒冬里,牛找不到草吃掉了一層膘。我心疼牛。在林子里找到了一種青草。我拔了一把,遞到牛的嘴里,牛卻不理睬。這種草,我不知道它的名字,但是,我卻為它在冬天里依然翠綠而驚奇。它是山上唯一在冬天也不會枯黃的草。看著它,仿佛冬天就要過去了。

                          這種草,我很喜歡。特別是在雪后,一層毛絨絨的白雪覆在細細的青翠之上,那難得的綠讓人忍不住想呵護它。伯父家林子里的幾株綠草,讓我尤為上心。每天下午收牛時,我都會找到它們,放在手心里托著,細細地觀看。

                          這種草,起初并不受到村民的重視,因為,它沒有任何用處,既不能墊豬圈,也不能喂牛。而我也只知道它冬天的樣子。春天我去上學了。夏天和秋天它則被林子里別的植被遮住了。因此,我竟從來不知,它是要開花的。且香味清雅而幽遠。

                          當得知它會開花時,我已工作了。2001年,時任國家總理朱镕基到甘孜州檢查天保工程,指出“安康必先通康”。2002年,二郎山隧道出口處到康定段公路改建,將原來的柏油路換成水泥路面。因修建公路,不少外地人進入了小板場村的林區。那時,蘭草在成都、廣州等地被熱炒。修路的工人中有不少認識蘭草的。不久,一個爆炸性的消息在村子傳開。一個工人在小板村的大石包后發現了一株蘭草,拿回家,賣了十多萬元。小板村有一個巨大的石頭,就在川藏公路下。石頭周圍有一大片蘭草,往常從未引起人們的注意。如今,憑空一個炸雷扔在了小板場村人面前。人們紛紛上山挖蘭草,然后將蘭草拿到甘谷地公路邊賣。小板場村的蘭草被廣為關注。那時,我終于知道了,原來,我喜歡的林間綠草,它不僅有名字,叫做茅草蘭,還值很多錢。

                          從那之后,小板場村人和附近村子人都到小板場村的林區來找蘭草。他們希望自己也能找到一株價值十多萬的。據說,曾經,有人找到了這么一株。可是,他不識貨。他拿到甘谷地去賣,被一個懂行的看了出來。那人想將蘭草據為己有。他告訴挖草的,這株草賣不了多少錢,叫他先拿回去,養著。那人盤算著,等找到買家,談妥價錢,再從挖草人的手里低價買走。挖草人不疑有他,將蘭草抱回了家,隨意扔在了院子里。懂行人沒想到,他和挖草人的對話被他的親家聽見了。他的親家從他們的對話里,猜到了那株草定然價值不菲。他借故到挖草人家耍,看清了蘭草在哪兒。當晚,他讓兒子將蘭草偷走了。他怕被人發現,連夜,將蘭草拿到了甘谷地,隱秘地擱在了他親家即懂行人的屋外。誰想,他的親家晚上起夜,一泡尿澆在了蘭草上。第二天,偷草的去看他的寶貝,只見,蘭草已經焉了,沒救了。當下,他氣得哭天喊地的,十多萬呀,就這樣沒了。他的親家很快也知道了,也氣暈了,足足在床上躺了半個月。

                          半月后,挖草人知曉了自己的草被人偷了。他找到偷草的。偷草的無奈,給了他幾百塊錢。挖草人沒想會發橫財,有這些錢,他很滿意了。

                          蘭草改善了小板場村人的生活。小琴說,那幾年錢很好掙。上山挖點蘭草,一天就可以賣幾百元。

                          仿佛一陣風,幾年過去,游客不再對蘭草感興趣。然而,此時,小板場村的蘭草已幾乎被挖空了。先生和我回村后,聽母親講,現在山上不容易再找到蘭草了。幸好,她和伯父挖了一些栽在家里,留下了蘭草的根。

                          今天,散步時,小琴、先生和我一起。我們又擺到,村里消失了的蘭草。小琴說,那是因為村里人靠山吃山。

                          先生說,一個“吃”字,揭示了人對自然的依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如今已成為人認定的天經地義的一種生存方式。人實際上成了環境的動物。


                        1. 上一篇:勇立潮頭踐初心
                        2. 下一篇:沒有了

                        3. 本文地址: http://www.nocawma.org/html/xw/gxdt/85320.html
                        4. 64体育